糯米小說網 > 大佬的黑色彼岸花 > 第48章 今晚等我
    吳悅被二爺那眼神看的害怕,立刻逃出去。

    離開后的她定定的站在門口,想到剛才那個眼神,怎么比看到喬老還要可怕?

    一手拍著心口,心撲通撲通的跳著。

    “可以放開了!苯鹈瘸爸S的開口。

    二爺不舍的松開了女人,他擔心在繼續這樣下去,早晚會把自己憋死。

    不過,今天他也不打算忍著。

    “今晚等我!”

    金萌睜大眼睛看向二爺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!倍斦f著眼神飄過女人的身體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金萌都快要被這個男人氣瘋了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是事實,火是你點起來了,滅火也只能是你!

    “你混蛋!”金萌氣的直接吼出來,二爺卻只是給她一個背影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金萌在洗手間努力調節自己的心情,一直等到自己正常后,推開門離開。

    吳悅一直在旁邊等待著,看到金萌出來,眼中極為嘲諷,“我還以為是多么的冰清玉潔,原來不過是一個賤貨!”

    對上吳悅,金萌很快恢復正常,靠近吳悅,笑了笑,“總比你好多了!”

    那么有錢,雇一個殺手還要搭上自己的身體,真的是白瞎了吳悅的腦袋!

    吳悅在原地氣的咬牙。

    該死的,她都知道什么?

    金萌很快回到了餐桌,氣氛比剛才更為嚴重。

    難道是自己離開后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金萌心突突的跳著。

    似乎只要有二爺出現的地方,她就別想有安靜的時候。

    這男人說的那話,總覺得不是假的。

    努力告訴自己,這里是喬家,不是二爺可以隨便出入的地方。

    努力許久保持心底的鎮定,卻因為男人看過來的一個眼神,徹底崩潰!

    算了,不想了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個男人,這里是喬家,他還敢為所欲為?

    閉眼,努力調節自己的情緒。

    二爺看到火候也差不多了,再不開口,可能女人真的要被氣走了。

    “喬老,”二爺難得表現恭敬,“其實我知道喬老剛找回女兒,可能有太多的不舍,這點我可以理解,但是十年的相伴,我也習慣了小魚兒的陪伴,突然的離開,我心里有太多的不舍,因為這是小魚兒的家,再多的不舍,我也只能忍著,只是.....”

    一再的強調恩人,一再的強調十年,明顯后話不會太好聽!

    這里的人,精明得分分鐘能看透人心思,自然知道二爺的言外之音。

    喬老終于睜眼看向二爺,更不喜歡這個男人,這個男人讓他看不透,更多的是危險。

    “你能理解就好,萌兒太小,離開身邊這么多年,我打算有些事情等過幾年再說!蹦銈儾缓线m,趁早打消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二爺嘴角翹了翹,算是笑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能動手的時候,絕對不會動口,和這人說了這么多,還不一槍把他嘣了!

    “萌兒自小聰明,各方面比一般人優秀太多!應該在身邊多歷練兩年,如果你等不了,可以找更合適的人選,你和萌兒相差太多,年齡上不太合適!眴汤险f著看向卜正學,“我記得你還有個外孫,他人也不錯,年齡也小,過幾年等到兩個孩子都張開了,再談也不遲!

    “喬老的意思是想要悔婚?”二爺說這話,瞬間全身竄起來一股無形的戾氣。

    卜正學一看事情不好,想要打圓場,面對二爺,他有些心虛。

    來的時候就知道這事情不簡單,沒有想到竟然這么難。

    早知道這樣,他不會輕易帶著二爺來冒險。

    現在不上不下,一個明確的拒絕,一個不容許拒絕,這該怎么辦才好?

    后來,卜正學只能把目光放在金萌的身上,“金萌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老狐貍!

    喬老緊張的看向金萌,擔心她會說錯話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懂,還是聽父親的!

    喬老滿意了,二爺臉色瞬間變的不好。

    卓森盯著眼前叫二爺的男人,這男人不簡單,至少他在臨水市還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強勁的對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喬老在旁邊,他早就把拳頭沖著對方的臉伸過去。

    想要娶金萌,做夢!

    漢揚就坐在旁邊,努力拉著卓森,就擔心這人控制不住,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掄起拳頭,最后不好收場。

    “小魚兒,這是你的真心話?”二爺盯著金萌,淡定無比,嘴角似乎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剛回家,想在父親身邊多陪兩年!

    二爺沉默了幾秒鐘。

    心里想著今天晚上定然要狠狠折騰這個女人,讓他知道誰才是她的天,誰才是她最終的依靠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小魚兒這么有孝心!倍斨卑。

    吳悅冷笑,如果真的有孝心,還會等到十年后再回來?

    如果真的對男人無意,那么剛才她看到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想到這個,對金萌的虛偽更是討厭。

    還是她直接,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就直接拒絕。

    頓時覺得好笑,像二爺這么有能力的男人,身邊有太多女人了,金萌這一招不知道被多少人被使爛了,她還在上演,難道不知道聰明的男人最討厭這一招!

    心底冷笑,又等著看好戲。

    金萌似乎沒有聽到二爺的嘲諷,很是平淡的夾了一個干煸雞塊放在嘴里,很辣,很香,也很脆!

    喬老看到金萌這么不在意自己的吃相,頓時覺得,小白臉的信息是明顯有誤,可是,這么討厭一個男人,十年又是如何,恩人又是如何,他喬家還缺東西。

    有了金萌的表態,喬老漸漸心平氣和,對二爺也沒有了剛才的那陣怒氣。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我看這位.....”喬老這才正是對方,為此,這一刻才知道他竟然不知道對方叫什么。

    “別人都叫我二爺!毙χ聪蚺,你能吃多久。

    喬老也是個人精,怎么會輕易被別人占了便宜,“既然賢侄連名字都不愿意開口,我看這誠意也是一般般,他們的事情就這樣吧,兩個都不情愿,多年前的約定也就算了吧!”

    吃吃吃!

    有了這話,金萌覺得今天的飯菜做的格外香,吃個沒完!

    原本還覺得喬老也不怎么樣,今天聽到這話,頓時稍微認同了這個不稱職的父親。
连线排列三跨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