糯米小說網 > 娘娘每天都盼著失寵 > 第476章 藥該下在哪
    馮嬤嬤將藥恭敬的遞到太后面前,太后笑了笑沒接,眼睛看向蕭月瑤那。

    馮嬤嬤垂眸,明白了太后的意思,轉了個身子把紙包放在了蕭月瑤面前。

    太后定定的看著蕭月瑤的反應,開口道,“這藥,哀家再給你一包,你放心,這藥啊不致死,只是能讓人難受一陣,你要是不放心,哀家再給你一包解藥。你……知道應該怎么做吧?!?br>
    太后知道夜墨寒寵愛蕭月瑤,心里或多或少的也有她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更迫切想要看到夜墨寒知道這藥是蕭月瑤下的,會是什么反應。

    蕭月瑤垂眸,看著自己面前的藥包,嘴唇微勾,指尖捏起了那藥包打量著,輕聲道,“太后娘娘放心,嬪妾當然知道怎么做?!?br>
    太后聞言,滿意的笑了,有了蕭家,她等于是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太后淡淡的斂下自己的眉目,正欲端起茶,突然從對面伸過來一雙白嫩的手。

    只見那手三兩下的解開了那藥包,將那白色的粉末盡數灑進了那褐色的茶水里。

    太后神情一僵,臉上的一直維持著的溫笑消失殆盡。

    她抬頭,瞇著眼睛冷冷的看向對面的蕭月瑤。

    蕭月瑤手撐著腦袋,笑意盈盈同樣看著對面的太后。

    馮嬤嬤臉色難看,她沒想到蕭月瑤會做出這般離經叛道的行為,她怒喝,“大膽!”

    太后略微抬手,讓馮嬤嬤退下。

    馮嬤嬤臉色陰冷的退至一旁。

    太后臉上重新浮起一抹笑,只是那笑容再沒有之前的溫度。

    “你這丫頭,你這是什么意思???你可能沒理解哀家所說,這包藥哀家是讓你下在……”

    蕭月瑤打斷了太后的話,“嬪妾并非愚笨之人,自然是知道太后娘娘的意思,也知道該怎么去做,嬪妾這藥啊,沒下錯?!?br>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太后聲音直接冷了下去,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杯茶?!把绢^,你這是非要與哀家作對了?”

    蕭月瑤笑容也冷了幾分,“嬪妾也不是要與太后娘娘作對,是與想害死嬪妾孩子的人作對。太后娘娘剛才勸臣妾息事寧人,不要與那位高權重之人作對,可是嬪妾心底到底是沒法放下的?!?br>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,哀家明白了?!?br>
    太后爽朗笑了兩聲,“可是你確定你自己能斗得過哀家?!你知道哀家手里有什么嘛!”

    兩軍對峙,氣氛緊張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太后娘娘手里絕不可能有蕭家這張牌?!?br>
    “嬪妾一直以為太后娘娘是個信佛的良善之人?!?br>
    “卻沒想到,太后娘娘日日夜夜念佛只不過是為了洗清自己手上的血腥味?!?br>
    “只是這殺的人多了,只怕這血腥味就洗不掉了!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還是好自為之吧?!?br>
    蕭月瑤冷冷的看了一眼太后,起身離去。

    太后看著她的冰冷的背影,突然一抬手,門口突然出現了幾個蒙著面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有這個膽量,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本事走出哀家的慈寧宮了?!?br>
    —

    夜墨寒這會兒剛下朝,健步如飛的準備往坤鸞宮而去。

    誰知,一到坤鸞宮就得知了蕭月瑤不在的消息。

    李歡問了玉潔:“娘娘去了何處?”

    玉潔回道:“李公公,娘娘去了愛慈寧宮,好一會兒了,還沒回來呢?!?br>
    李歡神情一僵。

    而同樣聽到這句話的夜墨寒臉色一變,已經轉身往慈寧宮去了。

    他心跳如鼓,整張臉都是繃著的。

    對于他來說,慈寧宮那種地方就如地獄,他不愿蕭月瑤去那處。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李歡急忙的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慈寧宮里。

    蕭月瑤目光落在了這幾個黑衣人死侍的身上,“在皇宮里,只有陛下才能有貼身保護的暗衛,可嬪妾沒想到,慈寧宮也有,看來嬪妾還是太愚蠢了,把太后娘娘想的太簡單了?!?br>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?!碧蟪谅暤?,“哀家手上握著的權力比你想象的多,你又何必拿著整個蕭家去幫他,你可以來哀家這,哀家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?!?br>
    “丫頭,你可想好了!最無情的可是帝王情,如今他疼你寵你,不過是因為你還有幾分姿色!”

    “可這天下最不缺的就是美人,等你老了,而新進宮的新人卻是貌美如花,你到時候可就沒有后悔藥吃了?!?br>
    蕭月瑤笑了笑,“太后娘娘再怎么樣,嬪妾支不支持陛下另說,但也不會去支持一個想殺害嬪妾孩子的人?!?br>
    蕭月瑤微微側過臉,說完了這句話,邁步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門口的死侍如鐘一般的站著急,瞧著蕭月瑤一動,他們更上前一步了。

    太后的聲音又從背后響起,“你不怕我殺你?”

    “你不會?!笔捲卢幵频L輕,毫無恐懼,“太后娘娘您不想與蕭家作對,您殺了嬪妾,只會直接與蕭家交惡,大哥哥手里握著的可是兵權,太后娘娘心里是忌憚著的?!?br>
    “不然這蔡大人府中這么多千金,您卻選了如嬪娘娘進宮,這就是因為太后娘娘的忌憚?!?br>
    太后眸眼沉了沉,可沒有她的命令,門口的死侍是不會讓開的。

    馮嬤嬤神情發狠,也做好了隨時上前把蕭月瑤壓住的準備。

    綠春身單力薄,努力的將蕭月瑤護在身后。

    就在氣氛緊繃之時。

    外頭一個老嬤嬤急忙的走了進來,“太后娘娘,陛下,陛下來了?!?br>
    太后聞言,眸色一冷。

    這個老嬤嬤話音剛落,就聽見外頭穩重且快速的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夜墨寒進了慈寧宮的院子,看了一眼這站在院子里的侍衛,卻無半分的驚訝。

    太后這死侍,夜墨寒是知道的,從他是皇子的時候,她就已經開始養了。

    夜墨寒手攥緊,遲早有一天,他定把這些東西清理干凈。

    夜墨寒掠過了他們,徑直的踏入屋中,在看到完好無損的蕭月瑤時,這心才放了下來。

    太后看了夜墨寒一眼,這才不緊不慢的使了一個眼色,剛還站在門口的死侍以著最快的速度離開。

    瞬間消失。

    太后溫笑道:“皇帝怎么來了?”
连线排列三跨度